畢業季|唐銘鴻:下一站,歷史系博士


編者按:畢業季來臨,一批畢業生又將走出清華經管學院,這里每一位個性鮮明的個體,經過經管學院這幾年開放、包容的洗禮,未來或繼續深造,或投身職場,或潛心創業……我們特此推出“2019畢業季故事”系列,為你講述他們的成長與選擇。

唐銘鴻,2015級本科生,經濟與金融專業。畢業后繼續攻讀清華大學歷史系博士學位。清華大學軍樂隊一隊長笛聲部成員,唐仲英愛心社外聯部部長。

 

“做自己,勇敢而特別。”——唐銘鴻

 

從舜德樓的大廳里望出去,天空有些陰沉沉的,但是唐銘鴻的語調卻依舊輕快。放棄清華經管學院保研選擇攻讀歷史系博士,在這個有些功利的社會似乎顯得太過“浪漫”。但是正如她所說,人生需要做自己,選擇自己真正所愛的,盡管“任性”,盡管“不理智”,卻依舊勇敢而特別。

選擇經管,選擇一種充滿挑戰的生活

大一時期,唐銘鴻從社科學院轉系來到了清華經管學院。離開了社科學院相對平和的學習環境,迎接她的是一個競爭激烈、充滿挑戰的全新學習氛圍,不適應和迷茫幾乎是必然的。想起來到清華經管學院的第一堂課——李稻葵教授的“中級微觀經濟學”,唐銘鴻仍舊記憶深刻。作為文科生的她,數理基礎并不強,一開始也不太適應英文授課的狀態,所以剛接觸這門課時十分吃力。這門課就像給唐銘鴻來了一次下馬威,讓她看到了學院的學習模式和同輩們的努力,她將這嶄新的經歷笑稱為“教我做人”。

但是憑借自己的努力,很快她就適應了清華經管學院的節奏,并且一直保持著優異的成績,站在大三的關鍵節點,唐銘鴻給自己的未來規劃是先讀一個一年或兩年的金融碩士,然后找一份金融相關的工作。因此,她在申請了經管學院保研資格。

順著這條道路,她申請了許多投行機構的暑期實習。但是面對一次又一次的拒絕,唐銘鴻也一度失落和迷茫。經管學生的典型之路充滿著崎嶇和挫折,課業實習以及社工的壓力往往會壓得人喘不過氣來。簡歷石沉大海,面試音訊全無,這樣的失落感在忙碌的實習季成為了家常便飯。

聊起自己大三到中金實習的經歷時,唐銘鴻始終對中金充滿感激。當時的她正在絕望邊緣,申請的許多金融實習都已被拒,就在她開始懷疑人生的時候,中金公司認可了她的能力。“我很感謝中金公司,在我整個人特別迷茫的時候認可我,告訴我自己沒有被金融行業放棄”。在唐銘鴻的眼中,中金公司是一個能讓學生快速成長的平臺,雖然她只做了兩個月,但是對金融行業的了解和能力上的成長都突飛猛進。

經管人似乎總是能夠在挫折中成長,回憶起這四年的生活,唐銘鴻不禁感慨經管學院對學生的鍛煉——這個環境太要求你自己快速成長起來適應社會,它會逼迫你更快的長大,這是一件好事。站在畢業季當口回望大學四年,她很感激當初來到經管學院的選擇。

 用圖.jpg

唐銘鴻(2015級本科生)

偉倫樓里走出的歷史學博士

大四時,唐銘鴻毅然選擇了攻讀歷史學的博士,這也是她一直以來的夢想與堅持。

中金公司的實習經歷讓唐銘鴻快速的成長起來,不僅是對行業情況的深入了解和專業能力的快速積累,更讓她開始認真思考自己未來的選擇。

進入頂尖的金融企業實習,這段經歷帶給唐銘鴻的體會,不同于在學校的桌案研究,不同于和同學一起去參加商賽,成為偌大的金融機器上的一個螺絲釘的她,需要切身參與到金融活動之中。

但是,一個問題卻始終縈繞在她的心里。“這顆螺絲釘是不是誰來當都可以呢?”面對忙碌的投行工作,唐銘鴻并沒有感覺自己和別人有什么不同。在這時,她想起自己一直以來對歷史濃厚的興趣。

在唐銘鴻眼里,歷史是一個沒有門檻的學科,是真正關于人的學問。一切都源于歷史,一切又都在見證歷史。我們既是歷史長河中的沉默水流,又是奔流入海的驚濤駭浪。在社會實踐導師戚學民教授的帶領下,大一的唐銘鴻前往黑龍江進行田野調查。面對日漸失語的少數民族語言,唐銘鴻向老師學習滿語,想要更好的與當地的少數民族人民交流。回到清華后,唐銘鴻也一直跟隨著老師學習滿語。

恰在此時,歷史學博士的可能性也向她拋出了橄欖枝。

唐銘鴻最后決定試著給當年的夢想一個機會。學習歷史是她一直以來的一個心結,為了解開這個心結,或許只能在這條路上走下去。

這個決定并不容易,身邊的很多朋友和同輩都勸她認真思考,在這樣重要的人生節點,不要“不理智”,不要“太理想”。金融和歷史,兩個不同的學科道路面臨的人生道路是截然不同的。身邊不少人都認為本科學金融就好好學下去,碩士畢業以后找份工作至少可以衣食無憂,為什么要選擇讀人文博士呢?

唐銘鴻給出了自己的答案——人做出每個選擇的時候都要放棄做另一件事的收益,放棄金融可能帶給我的收益,這個成本是我可以接受的。比起投行的工作,她更喜歡去追夢,更喜歡做自己。大一時期的“經濟學原理”教會她的機會成本理論,最終使得她堅定了自己的選擇。

在理性分析之外,她的選擇也是一份青春選擇的宣言,充滿了對未知的挑戰。大家可能對經管學生有刻板印象,認為經管學生都比較在意成本與收益,但唐銘鴻卻覺得年輕還是有去“試錯”的資本。正是在理性思考和內心勇敢的推動之下,唐銘鴻擁抱了自己高中的夢想,放棄金融碩士,攻讀歷史學博士。

她的博士研究方向是中國近現代史,這樣的選擇還得回到她和滿族文化之間的因緣。現在那些懂滿語的人未必具備學術研究的資質,具備學術研究能力的人又未必懂滿語,她挺想去填補這樣的一個空缺。“在這個領域里還大有可為,我是希望做一點只有自己可以做的東西。”她滿懷期待的說,追夢帶來的快樂和幸福,是無法比擬的。

采訪的最后,唐銘鴻想向學弟學妹分享自己的一些心得——如果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,在想好自己以后想要做什么之后,就要抓緊時間做準備。

不要怕“理想主義”,不要怕“太年輕”,年輕的我們還有無限的可塑性,我們需要做的只是不斷努力,不斷嘗試,讓自己具備這樣的資質,讓自己無悔青春的夢。

做自己,勇敢而特別。

 

供稿:清華經管學院團委

采訪 / 撰稿 楊愫春、段鈺瑩

編輯:張曉雪 韓小旭

審核:趙一燕

江西多乐彩任三